1928-2018

史实为证正规的研究生教育从中国科学院开始(何光洲/邵天浩)

  中国科学院引领研究生教育起航,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陶瓷研究所(上六十年代初分成冶金、硅酸盐两个所,后上海冶金研究所又改名为上海微系统研究所至今)1955年开始招收首批研究生,研究生教育在研究所工作任务中占有重要位置和作用,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教育薪火一种。 

  新中国成立之初,国力贫弱,工业落后,现代科学技术极不发达。当时依靠从欧美归国,抱着科学和实业救国热情的少数现代科学专家学者,制定出“理论联系实际、注意产品开发应用和服务于国民经济建设”的建院办所方针,实施实事求是,根据国情自力更生自主培养高级科技人才的途径。回顾历史再认识,中国科学院的研究生教育为中国的研究生教育事业做出了开创者、引航者和示范性贡献。不光起步年代早,而且实行制度化、规范化教育,这在中国起开拓、先行的地位和作用。 

  1955年中国科学院与教育部联合发布《1951年招收研究实习员、研究生办法》。195585日,国务院第17次全体会议通过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暂行条例》,91日《人民日报》公布此《暂行条例》,96日发表了题为《积极培养科学研究工作的新生力量》的社论,指出“正规的研究生制度的建立首先由中国科学院开始,以后有条件的高等学校也应当建立正规的研究生制度”,宣告中国科学院正规研究生培养工作的开始,也标志着我国正式建立研究生制度,由此可以有计划的培养合乎一定标准的科研人员。这是一个远见卓识、有创新意义和开拓性的举措。 

  出成果出人才是中国科学院建院办所宗旨。当时科学院培养研究生目的,首先是为了充实研究工作的新生力量。 

  1955年我所研究生招生培养起步 

  建国之初百废待兴人才匮乏,要建立一批研究所与学术机构关键要有大量人才,尤其是高层次研究人才,人才从哪里来呢?当时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自力更生自主培养研究生途径,这是“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事业。培养高层次人才没有先例可借鉴,像大海中孤舟行船只好自己摸索实践,做了以后才会有经验才有路子。“纸上得来总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作为1928年建立的前国立中央研究院工程所沿革而来的冶金陶瓷研究所,是中国科学院成立之初最早的研究所之一,遵照中国科学院指示,理所当然地承担起培养研究生的重任。从1955年开始首次招收研究生,这是中国科学院第一届,也是新中国第一批研究生,我所研究生教育起步了。随后在1962720日,我所制定出《研究生管理暂行办法》(供应届毕业生培养研究生用),是根据“关于自然科学研究机构工作14条意见”及科学院“关于加强研究生工作几点意见”的精神,适合我所当时情况制定的招收培养研究生具体实施办法。虽有章可循可以执行了,但还没有经过实践。1956年我所继续招生,1957-1959年因“反右运动”停止招生,1960年再继续招生,都没有授予学位。19601月至196210月入学的研究生学制为四年,写出论文经答辩通过,报中国科学院批准。自19639月至19652月是按中国科学院计划自主面向全国招生,由应届大学毕业生志愿报考,学制仍为四年。后因“文化大革命”运动而中断培养,一荒芜就是十年。1955-1965年,我所早期共招收研究生有八届计38名。 

  细水长流,水滴石穿。早期的学术指导教师,虽然自己在国外做过研究生获得博士学位,归国后要亲自带研究生是各做一套,好比“各师傅各传授,各把戏各变手”,没有统一标准成熟的模式。当时社会上热门话题且争论得激烈的焦点,要成才是“先专后红、先红后专,还是又红又专?”所以中国培养研究生不是指导教师一个人可以进行的问题。在培养方法上,究竟是用中国传统式的师傅带徒弟手把手教的方法,还是所谓“放羊式”的方法,让羊自己去寻找草吃?各有所见。 

  专业问题也很突出。建国初期大学专业还不完善,有的面很狭窄,与科学院招生专业“不对口”,这样科学院招收进来的研究生还要补很多课程,还要学习很多专业基础知识才能做科学实验工作。这就产生了做研究生究竟要学多少基础课、专业基础课程问题。当时研究生学制是四年制,有的认为“只要完成实验工作写出论文就算毕业了”。 还有,师生关系有分歧发生矛盾怎么处理?由谁来协调沟通?这个问题很棘手,沟通不及时拖久了会影响研究生的学习培养进程。关心思想,关心生活,开展思想政治教育,这就是中国培养研究生的特点。 

  以上这些疑问和情况,在我所早期研究生培养过程中自然冒出来的,我所的态度,一是实事求是,二是认真对待。这样经历了早期七届研究生教育实践,心里终于有些谱了,为以后总结完善积累了原始的、朴实的素质和经验,踩踏出来一条路径。 

  我所研究生教育发展的三个阶段 

  纵观我所研究生教育从起步、探索实践、总结经验、发展完善,劈径踏路走出了一条路径,形成一系列条例规章制度,是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归纳起来经历了三个阶段而逐步成型。以一斑见全貌,以一木望森林,我所成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教育的薪火一种。我所培养的研究生,毕业后不光补充充实本院各研究所的科技新生力量,还源源不断输送到全国。全国支持科学院,科学院也实现“出成果出人才”的建院宗旨。 

  一、上五十年代开始至六十年代中期(1955-1965),是我所研究生教育起步实践实验阶段。主要依靠归国的爱国家、爱科学、爱青年的科学家,从当年分配来所的优秀研究实习员中选拔,指定导师培养,学会做论文实验工作,写出论文进行答辩通过; 

  二、“文革”后(1978-1981),是研究生教育总结经验发展阶段。是依靠老科学家为招生导师,自主全国招考研究生,组成指导教师梯队培养研究生; 

  三、1981年以后,中国建立实施学位制,是我所研究生教育制度化、规范化,与国际接轨面向未来,面向世界,面向现代化的新时期。从此中国科学院和教育部同步实行全国统一招考研究生,由专业导师负责成立研究生培养小组,培养研究生。 

  19855月,我所建立研究生党支部,19883月,我所设建制建立研究生部,研究生教育管理工作专业化探讨新思路、新方法。我所研究生教育发展的三个阶段,经历了研究生教育质量提升实践的三个里程碑式的飞跃。 

  我所研究生教育发展壮大 

  1978年“文革”后全国恢复大学生、研究生制度是科学的春天,教育工作开展大有作为。19779月,经国务院批准,中国科学院在全国率先恢复研究生招生培养制度,与历年的招生方式一样是中国科学院单独自主全国计划招生。同年113日,中国科学院与教育部联合发出了《关于1977年招收研究生具体办法的通知》。 

  197810月,当时上海市任命邹元爔任上海冶金研究所所长,恢复所学术委员会建制和工作。19798月,新的所学术委员会成立吴自良先生任主任委员,刘振元、邹世昌任副主任委员。197910月,邹元爔、吴自良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对研究生导师遴选报为重视,特别是博士生导师,开始时都由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1981113日至1986728日,前三批我所博士生指导教师有:邹元爔、吴自良、许顺生、石声泰、徐元森还有王渭源、邹世昌、陈念贻、谢雷鸣、陈俊明、张敏等。至2003年共有八批计60名博士研究生指导教师。 

  1978年我所招收了“文革”后恢复研究生制度的首批三年制的研究生19名。从此后中国科学院与教育部实行每年同步全国统一招生,研究生教育管理全国统一实行制度化、规范化。 

  1980212日,全国五届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学位条例》,并于198111日颁布正式实施。1981113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学位委员会首次颁布全国学位授予单位研究生培养的学科专业、当年我所获得了四个博士学位授予专业,七个硕士学位授予专业,一级学科和二级学科共十二个研究方向,覆盖研究生导师的招生专业方向。 

  目前,上海微系统研究所正进入知识创新2020阶段,紧紧围绕面向国家经济发展、国防建设和国家重大需求目标,以物联网、无线传感网、未来宽带移动通讯、新材料新能源为牵引目标,建设成为一流成果、一流效益、一流管理、一流人才的高技术研究所。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研究所的研究生教育,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教育一个缩影,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教育的众多培养基地之一。 

 

   作者:何光洲,原中科院冶金研究所人事教育处副处级调研员,研究生部研究生党支部书记

                                          邵天浩,现为中科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研究生部研究生主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